骚浪插深些好烫喷了,被男同事站着从后面\\乱入

2019-11-15 06:10

奉还。」于鹏无话可说,唤来一名少年军官叫罗烨的,当面交付任务。骁捷营不

愧为东军劲旅,不多时三百名武装骑兵已在校场整装列队。那罗烨年纪跟耿照差

不多,唇上青渣细细,青白瘦削的脸上犹有一丝稚气,模样颇为端正,可惜右颊

有道从耳际到下颔的刀痕,因此破了相。

骚浪插深些好烫喷了,被男同事站着从后面\\乱入

历来宦途通达,「相貌端正」是要件之一,文臣武弁皆然。罗烨脸孔如此,

兴许一辈子就只是个队长了,于鹏派他统兵,可见敷衍。

耿照也不在意,跨上马鞍,对于、邹二将道:「至于第二件事,便麻烦两位

多费心了。夜间视线不明,难免有所疏漏,须派遣斥候细细侦察,与我回报。」

两人随口应付,一望便知无心。

大队开拔,一路往阿兰山行去。那少年队长罗烨越想越不对,忍不住开口:

「典卫大人我等奉有严令,不得靠近阿兰山道。再才续前进,不免与京城金吾

卫的人马遭遇,恐生事端。」扬鞭一指,果然前方山脚飘起烟尘,金吾卫所设的

骚浪插深些好烫喷了,被男同事站着从后面\\乱入

岗哨似有什么动静。

耿照不欲生事,带上这支骑队,不过是防患未然,点头道:「你们在此间稍

事休息,我一个时辰内必回。金吾卫若来寻衅,便说是奉将军之令,巡逻至此。」连亲兵也不带,单骑驰上阿兰山。途遇金吾卫士盘查,便亮出流影城令牌,称

奉城主之命赴栖凤馆,居然无往不利。

耿照心中叹息:「看来金吾卫也不过尔尔。堂堂京城禁卫,素质与东海骁捷

营相比,直不可以道里计,皇后娘娘一路东行居然无事,靠的是谁」想起昨夜

那翘

胡汉子的无双快剑,又是一叹。

骚浪插深些好烫喷了,被男同事站着从后面\\乱入

来到莲觉寺王舍院外,还未下马,檐间乌影一闪,一抹苗条的紧身衣影消失

在转角处。耿照心念一动,策马缓行,沿着外墙来到一段树荫幽深处,系好坐骑

,施展轻功踏越高墙,落地时见数名黑巾覆面的女郎已分占墙、檐、廊间等各处

险要,将他团团围在中心。

耿照前日来见漱玉节,邀她加入行动,当时潜行都戒备虽森严,却无今日之

剑拔弩张。他心知有异,抱拳打了个四方揖,和声道:「我欲见宗主,烦请诸位

姊姊代为通报。」

一人越众而出,斜背布包,系带横过乳间,更显出双峰挺凸,浑圆饱满。黑

衣密密裹出一把圆腰,梨臀腴翘,覆面巾上露出两只杏核儿似的大眼,粗浓的柳

眉倒竖,衬与犀利的目光,说不出的精悍。

耿照一眼便认出她来,冲伊人点头微笑。「绮鸳姑娘好。」绮鸳「哼」的一

声转开视线,皱眉道:「好什么跟上」没等他回话,迳往内院行去。

五帝窟昨日方经历一场大战,正待休养回复,王舍院内悄无声息,间或点缀

着一阵阵的微风清徐、燕雀啁啭,朝阳映照在天井碧油油的菜蔬团畦之间,静谧

之中更显悠恬。耿照跟在绮鸳后头信步而行,颇为惬意,不觉放慢了步子,距离